您好,欢迎访问长江大学新闻网!今天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校园热点 >> 正文
校园热点

【知音风华】赵辉:我希望能为石油行业留下有用的东西

发布时间:2021-01-04 作者: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

【知音风华】编者语:

2020年,武汉校区在持续抓好疫情常态化防控的同时,有序推进各项工作,“立德树人”氛围浓郁,教学科研喜讯频传……为展现武汉校区教职工的奋进精神,推出“知音风华”系列人物通讯。


 【知音风华】赵辉:我希望能为石油行业留下有用的东西

 

2011年入职长江大学石油工程学院,2013年晋升副教授;2017年破格晋升教授和博导,入选长江大学领军人才和杰出人才计划;2019年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项目。这位以火箭般速度晋级的老师是我校石油与工程学院副院长——赵辉教授,其主要从事智能油气藏开发理论的研究与应用工作。

很多人都知道,这位29岁升副教授、33岁升教授和博导的老师是人到中年“顺意人生”的代表;但很多人不知道,这位科研成果累累的“人生赢家”背后又有哪些故事。

2019年7月6日,在学校举行的科技奖励大会上,赵辉在发言中用中华文化中的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作为他的人生追求。“立德”乃站好三尺讲坛,教书育人,桃李满园;“立功”乃扎根石油行业,孜孜不倦,服务社会发展;“立言”乃潜心科研学术,著书立说,传于后世;进而达到“久而不废”“历万世而不朽”。那赵辉是怎么做的呢?


天道恶巧:下笨功夫,做实在人

巧者,不敬也,机诈也,不诚恳也。

在美国塔尔萨大学明亮的教室里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在黑板板书,他还在坚持手写推导公式。不仅是上课,就是课题组会上,学生科研成果中运用到的每个公式,他都力求掌握,演算推导。这位70多岁的老者,是国际SPE终身荣誉成就奖和富兰克林奖获得者,赵辉在美留学时的指导老师。

导师身上这种最“笨拙”的方法,教会赵辉不能只做科研的管理者,更要做学术上的行家里手和内功高人。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赵辉始终脚踏实地,求真务实,不投机取巧。

大年三十,在万家灯火璀璨,家家户户洋溢着节日的喜庆和热闹之时,赵辉一人独自坐在书桌前,对着电脑屏幕的闪闪微光,反复修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申报书。这张图能否进一步优化?这句总结能否进一步凝练?他仔细雕琢他的申报书,像对待一件工艺品,反复琢磨,力求精益求精。

用最笨拙的方法做最重要的事情,终于在2019年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基金申报成功。这也是我校获得此项国家级项目的第一人。

在同事眼里,赵辉对待科研上的每一件事都一丝不苟。临近饭点,团队成员盛广龙在提交了一页文章审稿意见后准备离开,恰巧赵辉经过,他说:“一篇SCI论文的审稿意见至少写满3页,才算对论文负责。”赵辉因晚上思考一个科研难题,辗转反侧,整夜难眠,他的神情稍显疲倦,但语气严肃认真。

匿名审稿是行业内为提高学术质量、净化学术氛围而采取的评审措施,因为是匿名,所以没有那么多客套委婉,都是真刀真枪的干货。于评委而言,也是一个没有酬劳的“义务劳动”。做好做坏,全凭审稿人的专业功夫和敬业程度。

盛广龙说:“这也是赵老师最让我佩服的一点,不管于他是否有利,他都会认真对待。他曾经为一篇文章写了34页的评审意见,评审意见比文章正文还多。”也正是赵辉的专业和敬业感染着团队成员,下笨功夫,做实在人,他们团队所在的办公室C413室经常灯火通明。


天道恶贰:坚定目标,专心不二

贰者,性多疑也,朝令夕改,无恒心也。

赵辉自美国塔尔萨博士学习期间便将“智能油气藏开发”作为他主要的科研方向,此11年间,他在该领域扎根、发展。该领域不同于传统油气田开发研究,“智能”提法来源于国外,但运用在油气藏领域的研究尚属空白。

2013年,赵辉独辟蹊径提出了一套基于数据驱动的智能油藏模拟及优化模型INSIM。理论提出初期,并未得到业界权威专家认可,甚至他的国外导师也提出质疑。在科研的瓶颈期,赵辉也有过失落和怀疑。但基于对实验数据和行业趋势的研究,他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断。

坚持科研的路是孤独的,在日复一日如白水般寡淡的重复里,设想、实验、研究、推翻、重来,一遍一遍演算,一遍一遍修改,他对模型不断地完善。经过三年的坚持,他的提法终于被国外一些知名专家教授认可。2016年该成果发表在SPE Journal后,被作为重要技术突破被石油界发行量最大的新闻杂志JPT(Journal of Petroleum Technology,石油科技)报道。

在他看来,油气藏开发的智能优化是他做科研的“根”,他必须一心一意把“根”牢牢扎实了,依附于树根生长的科研项目才会枝繁叶茂。在他孜孜不倦地扎根坚守下,通过近十年的系统攻关,形成了一套自主产权的智能油藏模拟与实时优化调控体系,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,对我国油气田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。

也正是这样专注做好一件事的态度,让他成为智能油藏领域的领军人,慕名而来加入他团队的成员也越来越多。94年的饶翔便是其中之一,26岁便博士毕业的他,孤身一人从北京来到武汉,毛遂自荐,希望加入赵辉团队。

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一棵认准方向、紧紧向土地扎根的大树,任凭风雨洗礼,不改初心,顽强生长,在时间的淬炼下,一定能够开出绚烂的花,结出硕大的果。


天道恶盈:守缺勿盈,不怨不忧

盈者,自大也,自满也,不知退让也。

“满招损,谦受益”,这也是赵辉一直以来的自我激励,他说:“就好像一个杯子,当它注满水的时候,就没有办法吸收新的东西了,然而知识的探究是没有尽头的。所以我们要始终怀抱谦虚之心,以吸收更多的养分和知识。”

在学术研究中如此,在生活中亦如此。尽管是学术翘楚,赵辉依然以平和之心待人,以开放和尊重的理念建设团队。科研面前,人人平等,这种探讨式的模式互促相长,让他团队的学术氛围更加活泼和自由。

在学生培养上,他以亦师亦友的态度和学生们相处,课堂上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留学和科研中的体会与大家分享。这使得仅面向本科生的课程,却引来博士生、硕士生慕名旁听。他对他的研究生说:“青年时期是人求知欲最强和精力最旺盛的时期,而三年的研究生生涯放眼整个人生可以说是最宝贵的时间。要珍惜这短暂而又珍贵的时光,在这段黄金的时间内,勇于探索,小心求证,培养出敏锐的观察能力和批判性思维,成为一名合格的研究生。”

闲暇之余,赵辉喜欢读古典文籍,《道德经》《大学》《中庸》都是他的案头读物。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”因此他把不足看作是人生常态,不怨不忧,常怀感恩。正是这种通达的人生哲学,让他很好地平衡了工作与生活,教学与科研的关系。

“当你白发苍苍、垂垂老矣、回首人生时,你需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感到自豪。物质生活和你实现的占有欲,都不会产生自豪。只有那些受你影响、被你改变过的人和事,才会让你产生自豪。”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朱棣文的这段话对赵辉影响深远,当问及他的人生理想时,他说——“我希望能为石油行业留下有用的东西。”(武汉校区综合事务部 万文婷供稿)

(编辑 李胜杰)

相关新闻

   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
新闻排行榜

推荐图片